这场战役是大明之耻 为何后世史官要极力抹白?

这场战役是大明之耻 为何后世史官要极力抹白?
2021年01月29日 10:23 观察者网
缩小字体 放大字体 收藏 微博 微信 0

本文地址:http://www.cao873.com/history/2021-01-29/doc-ikftpnny2637532.shtml
文章摘要:johnny chan弃aa,只捕捉到了一个黑影也是防止各大殿主和外人在这期间有什么暗中勾当 战神近身战法,自信看到这块令牌果真是管用。

  大明之耻,为何后世史官要抹白?

  土木之变是明朝王朝的耻辱,明英宗皇帝亲征被俘,明军以多败少,丢盔弃甲,守将弃城逃跑。场面难堪,丑态尽出。后来,许多史书将战争失败归结于宦官王振一人。不过,事实真的那么简单吗?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讲师郑宁为大家带来《帝国的耻辱:土木之变的历史真相与历史书写》。

  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我今天讲的题目是明代的一个历史事件——土木之变。

  土木之变对于整个明朝的历史,发生了一个转折的作用。在这事件之后,整个国家的战略发生了从外向到内向的转折,从带有进攻型的到趋向于保守的转折。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在土木之变前,明朝皇帝都是用活跃进取的姿态,经常不待在北京,动不动就带兵出去,去巡边去打仗。

  正统十四年,皇帝又亲自带兵亲征,结果不仅打败了,还被人家给捉了俘虏。自那以后,明朝从大臣到皇帝,都有一个想法,千万别出去。除了性格比较叛逆的明武宗朱厚照之外,其他的只有嘉靖皇帝去了湖北一趟。明朝从不怕打仗,甚至想打仗,变成了完全怕打仗。

  对于这样重要的事件,任何史书上,都会浓墨重彩的写上一笔,无论是今天写的明朝的历史,还是清朝人写的明史,或者明朝人自己写的史书,都会提到土木之变。然而,这一事件记载的并不清楚,史书对其中重要细节似是而非。

  1。 不可避免的战争

  瓦剌一度属于明朝朝贡体系中的一员,在永乐年间,宣德年间,瓦剌一般派30个人左右来朝贡。但在正统13年,战争爆发前一年,瓦剌一次派了3000个人来,明朝对此表示不高兴。

  更过分的是,瓦剌3000人来,还要在领赏的时候虚报人数,说自己4000人。最后明朝采取的办法,就是数人头。《明英宗实录》记载,因为这事,瓦剌没有达成目的,于是“虏酋愈怒”,之后就发生了互相扣留使者的外交事件。

  当然这只是一次导火索,瓦剌在事件中并没有吃亏,3000人还是受领了。如果完全是从利益考虑,他完全没有必要因此发动战争,来中断这样勒索式的强掳。

  我们对于整个的分析,不妨从整个局势来看,这是中国历史地图集。

  在明朝初年,整个北方的形势。元朝之后是明朝,但其实,如果我们直接说,就是朱元璋建国就灭掉了元朝,这还有一点牵强,元朝的最后一个皇帝,比如元顺帝,他是自己从北京跑掉的,他跑到元上都,后来他病死在那里,他之后元朝的势力,蒙元势力退回到漠北,学术界称之为北元。

  明初几次北伐,主要就是与这样一个北元力量作战,那么明军也取得了比较大的战果,基本上等于把它打散回部落状态,大概蒙古人分成三个部分,偏西边的,我们叫瓦剌,清代史料中会叫卫拉特,那么还有东边的一个比较少,一开始比较亲明朝,明朝给他们设了这三个机密卫所,称朵颜三卫也叫兀良哈。

  正中间的,是自认为蒙元正统的鞑靼,实力比较强,所以永乐年间的北伐,几次都是围绕鞑靼展开的。摁下葫芦起了瓢,鞑靼被摁下去之后,瓦剌就强起来了。在经过马哈木、儿子托欢,和孙子也先三代人的努力,到也先的时代,瓦剌已经基本上把整个草原归到自己的势力之下了。不仅如此,也先还做了扩张,在西北方向对哈密和罕东左卫,发动了进攻,在东北方向对女真发动了进攻。

  蒙古人和明朝人交际的地方,那么在明朝的西北方向,嘉峪关外明朝以哈密,还有所谓关西七卫,作为一个屏障,相当于自己的一个支撑,那么在东北方向,这个女真的努儿干都司部落是明朝的一个支撑。

  而在正统14年,土木之变爆发之前,也先不仅几乎统一了草原,而且还正在剪除明朝的这两个支撑,甚至于他给女真各部落,还发出了一个文书,大概就是说,你们要记得之前是元朝皇帝的子民,要记得救恩。在这样一个情况看,就无论从战略形势上,似乎瓦剌甚至对明朝完成了一种在北方的半包围。

  还有他的一种野心,他开始提到了元朝皇帝的事情,战争是不可能避免的。因为你很难会想象,也先这样一位草原民族政治家,在完成了蒙古部落的统一之后,会和明朝和平共处?他还完成了统一,还追思起了成吉思汗的事迹,他一定还会有下一步,所以战争的爆发,其实是一个综合的原因。

  2。 追慕父祖荣光

  明朝和蒙古打仗,大仗小仗,中叶尤其之多,那么战争的问题在于,皇帝为何要亲征?有人会说明英宗的父亲,明宣宗朱瞻基和太爷爷永乐帝朱棣都是亲征的,所以明英宗追慕父祖的荣光。

  还有另一种说法,清朝人编的明史说“罪责在王振”。明朝人编的《明宗实录》,也会反复的写王振胁迫皇帝亲征等等这样的说法,把锅甩到了王振的身上。当然王振肯定有责任,但我们把整个的过程给连贯下来,会发现问题,不能够只归结于这一个事情,我们还是用明朝自己官方的史料看,看战争爆发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

  正统十四年,瓦剌这一次进攻明朝,不是从一个方向进攻,而是兵分四路东起辽东,西到甘肃,不可能是一个偶然的外交事件引发的,而是早有准备。其中最重要的是,也先亲自进攻大同和临近的宣府(今张家口宣化区)。明朝方面也得到了消息,向大同方向,派出了一个将领。

  6月30日,进一步的前沿消息传来,这一天皇帝左顺门开晚朝,与群臣们加班商议。群臣们讨论的结果,就是派45000士兵增援大同和宣府。

  但是7月11日,也先当天进攻大同,明朝参将吴浩出击,结果兵败阵亡。同日,宣府也遭到了进攻,明军也打的不顺利,消息立刻就传回到了北京,两地距离不远。

  7月12日,那么朝廷再商议结论,就英宗决定要出兵,并且立刻下达了命令。到7月16日就出动了,它的转折点在于7月11号的这次败仗,明朝开始调兵遣将,结果最后打败了。

  打败了之后,最高拍板人明英宗显然是生气了,你们不行,我行,我上。明英宗会有这样的一个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为什么?大家如果往前去看,比如他的太爷爷明承祖朱棣,后来要亲征,就是因为第一次时候是派齐国公邱福亲征,结果全军覆没,朱棣就很生气,我行我上还是我去。很难不去想明英宗,他不受到他父亲,还有太爷爷的启发。

  7月14日,大臣们上了一个奏意,就说皇上千万别去,皇上给它驳回来,坚决要去,率领数十万人,带了一个月的干粮。那么明军有多少人?大部分史书记载的,是50万,但明实录、明史都没有讲清楚多少人,这么一个重要的事件,最后连参战兵力都没讲清楚。而50万这个数字的由来,最早追溯到景泰初年刘定之写的《否泰录》,就讲“官军私属五十万人”;也有另一种说法,有一个从土木之变兵败中逃回来的人,叫李贤,后来很著名的一个大臣。他说土木之战中就只有20万人。我们要分析一下,到底有多少人。

  英宗在京的五军、神机、三千这三个营的官军,我们称之为叫三大营,是明代初年,京军的一个编制,它是明成祖朱棣亲征蒙古留下来的。那么到正统年间的时候,这50万大军逐渐从亲征军编制,变成了训练营编制。所以明英宗,就直接就把这50万人给带走了。那么满编的三大营确实是50万,但问题是它不是满编。在实行户役制下的明朝,当兵不是好差事,所以很多人想尽办法逃避兵役。

  明初逃兵役非常严重,史料记载,就在正统14年打仗之前,明朝摸了一遍家底,全国本该有320多万人当兵,实际上只有160多万人,缺了50%。明军在之前的遭遇战中已经损失了一些兵力。算上去,明军的总兵力应该在25万左右,虽然被打了一个折扣25万,但是瓦剌的兵力,其实是很少的。学者普遍认为,瓦剌的总兵力可能是3万多人,而且土木堡之战,不可能投入3万多人,它要有迂回穿插包抄,3万多打25万。

  明英宗想出去找人打仗,但是不知道人家在哪,所以他就从北京出发,25万人,浩浩荡荡,带了一个月的粮草,就和今天从北京出发,去居庸关旅游的路,去了现在张家口市的宣化区,那个地方叫宣府。宣府是明朝在长城防线上的,九个最重要的堡垒。大家可以想大堡垒,先去了宣府,没找到人,从宣府再接着去大同,到大同之后也没找到人,就回来了。

  有很多材料记载说,就是这种战略上的盲动,我想其实不是盲动,因为看了一下日期,发现很有趣。他们出北京的时候,带了一个月的粮草,7月16日出的北京,8月1日到了大同,正好15天,粮食吃到一半了,你不回家干什么,所以当然你可以说,大同会有补给,会有什么,但是他的战略构想,就是从大同就回去了,那么在回去的过程中,就发生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

  3。 都赖王振

  后来明朝人在检讨打败仗的原因,都赖宦官王振瞎指挥乱走路,当时其他的人就建议,说北边沿着长城走太危险,我们走南边走紫荆关,回北京这样绕开比较安全,大同的总兵郭登就提议走紫荆关,南面走比较安全,但是王振不听,王振不干。

  王振是河北蔚州人,他想带着明英宗回自己家里耍耍威风,但是,从这张明代的驿站图中,我们意外的发现一点,从大同到紫金关,就是郭登建议的这条路,正好要路过蔚州,那王振何必不听呢?正常的思路应该是,郭登说大军不要沿原路走了,走紫金关吧,王振一想,正中下怀,心下大喜。

  如果就这么走,那何必会有“王振不听”这一说法出现?这显示出,史书的记载可能另有隐情,想用一个谎去圆另一个谎,就会圆出问题。那实际上明军是怎么走的?我们把明英宗每一天去过的地方,给它连成一条线,也不对。假设北面沿着长城是北线,南面走紫金关是南线,那么按照这个讲法,应该是先走南线后转到北线。但是实际上把它连线之后,它基本上是北-南-北,这样来回辄来回辄。

  王振在里面扮演了一个怂恿的角色,作为奴才,他也说不定是在替主子找借口。明英宗怂了,他就说我想让皇上去我家看看。明英宗又鼓起勇气了,他就说是皇上怕踩了我家的麦子,所以我们要北边走。

  4。 前哨战爆发

  有史书记载,就是因为这样来回走,耽误时间,导致明军主力被瓦剌追上。来看一张地形图,最左上角的小红点点是宣府,已经有情报得到,也先亲率大军要过来了。

  大家想一想,如果这个时候,明英宗真的是要跑,要么赶紧撒了欢的往北京跑,要么我就蹲在宣府不动,反正你啃不动我。但是明英宗不是,第二天,完全不在意,走了56里,第三天就走了20里路,折合今天10公里,微信步数2万步都不到。

  大军走了一天,才走了不到两万步,他就停下来了,明明知道后面瓦剌追过来,他居然就停下来了,更神的是第三天,8月13日,大军正准备要出发了,突然情报传来说瓦剌已经进来了,可能要袭击大军的后卫。明英宗来精神了,咱不走了,就在这里等着,这完全不像一个逃命的样子。

  明英宗蹲着不走的地方叫雷家站,正好是进入了山间的谷地河谷,换言之,就是他带着20万大军,在这里正好可以展开。那么很有可能是明英宗就是想打仗,所以他一路走走停停,一看到这里能打仗了,赖在这里不走了,就等着要和瓦剌打仗。

  那么就爆发了双方的前哨战,明英宗很激动,就让殿后的后卫部队出击,后卫部队的领头侯号的恭顺侯,是从蒙古投降过来的悍将。大军出征以精兵殿后,结果恭顺候的部队战败,他自己也阵亡了。

  消息传来之后,明英宗又下令,调动了四万人精锐部队去增援。结果这四万人在鹞儿岭全军覆没。两场遭遇战失败,死伤至少在五万人以上,显然是把明英宗的豪情壮志给打破了。本来想要和人家摆豁一场的,结果最精锐的部队,都被人家给全部消灭了。

  这个时候,他开始吓破胆了,就拔营往北京方向跑,从中间的雷家站,往东边的土木堡-怀来方向跑,在这个过程中,就发生了土木堡之战。

  5。土木堡之战

  后代的史书,或者说后人在检讨的时候,又会讲一个问题,就是你干嘛要在土木堡这个地方停下来?你再往东边跑一点点,跑到怀来城就好了,怀来这个地方,过去是个明代的军制边城,你跑到怀来不就好了吗?那就是各种记载就讲不清楚了。

  一般来说包括明史说的是王振很生气,所以要在土木堡要打一场,《明史纪事本末》记载,王振说他运输财产的辎重车还没有到,所以要等一等,在土木堡停一下。

  《明英宗实录》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正当雷家站这个地方激战正酣,明英宗准备跑路的时候,在北边山谷口有个地方叫麻峪口,出现了瓦剌的骑兵,并且和明军发生了激烈的战斗,说明当瓦剌的部队在从后卫追到明军的后卫时,同时还有骑兵迂回包抄,从两翼过去了。

  从地图上看出,它已经迂回到明军的后方了,加上瓦剌是骑兵,明军又是以步兵为主,很有可能出现一个事情,就是明英宗还没跑到土木堡,甚至还没跑到怀来,瓦剌的迂回部队,就已经先跑到怀来了。你可以讲一个问题,先跑到怀来,也不怕怀来有守军,刚才不说了他一个卫吗?有5000多人,稍微支撑一下也行,反正瓦剌一共就三万人。

  我们会看到更有意思的材料,在这场整个战争结束之后,明军方面反思,为什么我们会出现这样战败,有一个人叫叶盛,说都怪当年都怪独石、马营等等这样地方的人,他们不战而退,就跑掉了,所以才导致了失败。

  他是一家之言,那么景泰年间,主持朝政的兵部尚书于谦,也是这么认为的,这是一个权威定性。他说当时打仗的时候,独石、永宁等等11个城,不战而溃,自己就跑掉了,所以导致了“虏寇”,就是瓦剌的骑兵,如入无人之地,随便去。

  为了这件事情,景泰年间就惩处了一大批不战而溃,弃城而亡逃的武官,其中就有守备怀来署都指挥康能等等一帮人。换言之,明英宗还没跑到土木堡,这帮人就自己先跑了。那么你可以想象,当瓦剌的骑兵,已经迂回过去,抢在了明英宗的前面,而怀来又是一座空城的情况下,明英宗怎么可能进城,你就算进了城里面,恐怕都已经是瓦剌在里面瓮中捉鳖等好了。

  在怀来失守的情况下,明军在土木堡扎营,恐怕是一个迫于无奈的选择。英宗实录里还记载,土木堡这个地方地势比较高,所以没有水,挖井挖不出水,但是外面有一条河,而明军到的时候,河的取水口已经先被瓦剌的骑兵给占住了。

  那么更有可能是他一路跑,跑到这里实在跑不动了,就被人给摁住了,摁住之后,这就发生了这样一场战斗。网上现在形容这种战争的时候,有很多段子,大家也会觉得,那么瓦剌方面最多投入三万人,明军这个时候,就算前面战败了,25万人出来,前面遭遇战失败了,也得有个小20万人,就是20万头猪,三万人一时半会也抓不完,但是这个战争怎么开启的,史书中记载非常有意思,就是都能少讲就少讲,能不讲就不讲,尽量不要讲。

  所以就让人很奇怪,就没有发生一种热血的殊死搏斗吗?英宗实录的记载:大军一动就乱了,一乱了就败了。以前有个从土木堡逃出来的人,他记载倒是蛮有趣的:明军实在已经渴了两天了,就在土木堡这个地方被人围困了两天。

  在这种情况下,瓦剌方面可能使了诈,明军大部队一下子,都跑到这个河边想去喝水,结果就在这个过程之中,大军阵型一乱,一帮人涌着去喝水,瓦剌的骑兵就冲杀过来了,明史纪事本末记载的很精彩,叫做“铁骑蹂阵而入,奋长刀以砍大军。”以前记载的就是,明军就是竟无一人与斗。大家要么就盔甲一脱等死,要么就是这四处乱跑,很不堪。

  后来这个事情结束之后,明朝使臣杨善出使瓦剌,瓦剌人就问他,说当年我们在土木堡打仗的时候,你们南朝兵好奇怪,大家兵刃交接都很紧张,结果你们的人把盔甲一脱,哪有这种打仗的方法?当然杨善他口才很好,他就给人家怼回去了。但这也告诉我们,确实战争就是以这种非常不堪的情况收尾的。也就映示了为什么几十万大军会一战而溃。

  6。 不堪论往事

  关于战争的最后一幕,就是明军到底死了多少人?为了证明土木之变,在历史上一个转折的作用,大部分材料中都会说全军覆没,但应该全军覆没不至于,比如李贤说死者三分之一伤者居半,还有三万人瓦剌,真的要把20多万人都杀光,刀都能砍刃。

  土木之战结束后一个月,明军就细细的收罗了。打扫战场。打扫出了很多东西。如果说是20万人全军覆没的话,哪怕剩下十分之一,也得有两万顶了,你瓦剌三万人,他不可能一人扛五个甲在身上走,那他也别走了是吧,马就扛住了,所以我们一般认为,可能死者大概在三万人是比较合适的,受伤的可能会比较多,但是整个军心都打溃退了。在土木之战结束之后,明朝在土木堡建立一个大的显宗祠,显宗祠留了一个楹联:

  故老尚余哀兵溃不堪论往事,

  诸公应自慰君存何必问微躯。

  最后一个部分,就是明英宗坐牢的这一个过程。明英宗在被俘之后,在瓦剌当了一年的俘虏,他这一年当俘虏,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我们如果去看史书中的记载,会有完全不同的记载,而且同样的人他记载都不同。

  比如说都是明朝派到瓦剌的使臣,见到明英宗。有一个叫李实的,回来说明英宗不怎么样,席地而寝,就牛车一辆马一匹,然后每五天,瓦剌给他提供牛羊各一只,搞的明英宗很饿,见到李实就问,你带米了没有,给我一点你带衣服了没有,给我一点。李实说我哪带这玩意了,就把我随身穿的衣服给你吧,李实还恶心了明英宗一顿,陛下你当年锦衣玉食,今天这样是不是活该。

  还有一个使者叫杨善,政治觉悟就比较高,说明英宗在瓦剌过得可好了。瓦剌每次看到他都说:“我人臣也,何敢与天子抗礼。”动不动就喜欢致个敬等等。明英宗在被俘期间,还有随从,其中有两个人留下来了记录。一个叫锦衣卫校卫袁彬。

  他说,明英宗在瓦剌期间,也先每两日进羊一只,七日进牛一只,逢五、逢七、逢十做一次筵席,然后给这给那,派人来照顾,要么坐行营,要么坐暖车,要么乘马。中间遇到人了,大家都在马上叩头随路敬东西,然后也先还要召集众位首领们给他设宴。也先亲自唱歌,其他首领跪着敬酒。我每每看到这段材料,我都感觉穿越到了,后来康熙皇帝去见蒙古王公的场景。你很难想象,他居然当俘虏,是这么个场景。

  还有一个随从是个归降明朝的蒙古人,叫哈铭,后来赐新改名叫杨铭。他的记载就坏了,觉悟性不够。他说,天太冷了,给明英宗冻得够呛。他会说蒙语,就跑去弄了一辆车,搞了一个骆驼,让明英宗蹲在车里,拿个骆驼挡挡风,凑合过去了。好不容易明朝使臣弄来点衣服,明英宗还没高兴一下,立刻就被其他蒙古人给抢走了。就这样的一些过程,我们会有一种感觉,就是史书中在,这些材料我们今天都能看到,那么毫无疑问,明朝的史官和清朝的史官也能看得到,那么史官看到这些材料,即便他们不轻信于任何一方他们也有必要间相取舍来讨论问题。

  明朝的官修史书明实录的记载,也先听说车驾来,抓住明英宗特别的激动,致礼甚恭。然后后面到了草原之后,大家都赶紧跪着去迎接他。到清朝的时候,大家都说,“清朝喜欢抹黑明朝,清朝编明史的目的就是抹黑明朝。”你看清朝编明史的时候,他有没有把这个事情给抹出来。不仅没抹,还加了一笔:

  致礼甚恭时时杀羊马置酒为寿,稽首行君臣礼。

  ——《明史》

  好像也先在动不动见到明英宗,就喜欢给人磕头。他修明史,不但没有抹黑明朝,可能还觉得明朝抹白的还不太够,我再帮你抹一笔。当然其中原因很复杂。明朝人抹白,也不完全只是一个为尊者讳替君上遮掩的过程。

  那么清朝的利益动机就更加复杂了,比如利益动机,清朝边修明史的过程之中,它也要考虑到它的这个皇权,法统是传承于明朝。虽然它是一个少数民族王朝,它要承认明朝皇帝的地位,而且要维护明朝皇帝的脸面,如果明朝皇帝太丢脸了,对清朝皇帝来说,也不是一件很长脸的事情。

  郑宁是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讲师,历史学博士。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网友在新浪军事争鸣栏目上传并发布,仅代表发帖网友观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皇帝历史
新浪军事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sinamilnews)

johnny chan弃aa:热门推荐

新浪军事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